刀剑/奇暖/弹丸/凹凸厨,请称呼我为长谷部夫人,本命CP罗黑,BG+BL+GL杂食党,文画双修中,但是都很渣。

【罗黑】匣中少女【现代paro】

灵感来源于魍魉之匣。
现代paro的衍生物。
写个爽系列。
人物严重OOC(高亮,严重到我都不想打标签了。
文笔渣成狗。
想写那种病娇感却苦于写不出来(-ι_- )

——————————分割线——————————
第一天,下雨了,但我还要去找她。
她住在这栋和魔法屋一样的小楼里,我轻轻走了过去,雨落在我的背上,凉丝丝的。
我尝试用自己肉肉的爪子在玻璃上敲出声响,来引起注意力。
有人过来了,但是不是她。
是那个和她走的很近的男人,我经常听见她叫他主人。
男人有着和她完全相反的金发,今天他身上的暖驼色毛衣衬得他皮肤各外白皙。
——啊,你是来找那孩子的吧,对不起,她今天不在。我听见他这么说。
我失望的低下了头,摇了摇尾巴,转身离开了。

第二天,我还是去找她了。
轻轻的越上树梢,和她说的一样,二楼的第三个窗户果然没有锁。
愚蠢的人类,以为关上门就可以阻挡本大爷的脚步了吗。
我跳下窗台,环顾着这间屋子。
这就是她生活的地方吗?真好。
但是没等我走两步,我就又看到了那个男人。
——唉,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进来的。他苦恼的摇了摇头。
——出去吧,我还要清理东西呢。
他围着可笑的粉红色围裙,手里拿着一个大黑色塑料袋。
于是我被人提溜着扔了出去。
真奇怪,为什么我就看到了他一个人,她呢,其他人呢。我怎么都没有想明白。

第三天,我看到了点东西。
我看着面前争吵不休的二人,无奈的摇了摇尾巴,打了个哈欠。
一个是他,另一个女人和他长得很像,稍微要比他年长。
有没见到她,我失望的想着,没有听清他们在说什么。
那个年长的女人生气的离开了,只留下他一人站在原地。
男人转过身来,很明显他察觉到了我的存在。
——抱歉让你见笑了。
他弯下身,温柔的抚摸着我的毛发。
——这个,给你吃吧,你也很饿,不是吗?
男人从口袋里拿出一袋小鱼干,撕开后放在我的面前。
虽然鱼干很好吃,但我更想见到她。

第四天,我去她的学校找她了。
穿过与她相遇的十字路口,一路向西,就能到达她所在的学校。
校门口有着和她胸前铭牌一样的图案,看来着就是她的学校了。
我在对面坐着,等啊等,等啊等,从清晨等到夕阳。
我很困,但我并不想睡觉,我生怕错过她。
等人群都散尽了,还是没有她的影子,我保证我没有看漏。
她没有来学校,那她去了哪里?我很好奇。

第五天,我想起了与她的相遇。
被人遗弃,是在雨天。
我躲在箱子里瑟缩,一边透过雨帘张望,一边想着自己可能活不过这个夜晚。
是她发现了我,把我抱起来,用手指挑逗着我的下巴。
她有着如夜一般好看的深蓝色秀发,年幼的脸上全都是与她年纪不相符的冷淡。
——主人,我可以养它吗?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闪闪发光,好像找到了新玩具的孩子。
——不行,黑卡,你知道的,姐姐对猫咪过敏。他这么说着。
于是她遗憾的把我放了回去,走之前还把围巾给我围上。
——但是我还可以来看它的,对吧?少女说。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点头以示同意,走之前还看了我一眼。
我见过很多人类的目光,但是唯有他的目光,很复杂,让我发寒。
之后的日子,她经常会来找我,和我说话,太阳落下又升起,我不知过了多久,只知道她的陪伴和温暖。
——抱歉,不能吧你带回去,因为主人总是不同意。我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手指,以表安慰。你能来看我,我就已经很幸福了。
现在想起来,我不仅仅因为她的温暖而喜欢她,而是觉得,她的身上有什么和我相像的东西吧。
——对不起,我之后不能来看你了。
那天,她这么说着,脸上有浅浅的泪痕,应该是刚刚哭过。
——我很不明白,只不过是强行分开一年而已,为什么主人要生那么大的气。
——我明明可以忍耐的啊。
——我不在的时候,你要照顾好自己啊。
她走了,那是我见她的最后一面。

第六天,警察来了。
那个男人好像被询问这什么事,是有关她的吗?
红蓝两色的光照的我眼睛生疼,我找了个离他很近的地方躲了起来。
——真的没有什么异常了吗?
——没有,警察先生。他这么说着,眉头紧皱。
——我真心的希望你们可以把那孩子早点带回来,我也很担心她。
警察狐疑的看了他一眼,还是走掉了。
我抬头,正好迎上了他的笑,那是一种轻蔑而狡诈的微笑。
我闻到了,这个男人身上谎言的味道,他在说谎,这个人是个骗子!
我知道,她离我不远,至少还在这栋房子里。

第七天,我去找她了。
趁着男人不在,我顺着通风口进入了房间。
房间里所有窗户都被关上了,明明是白天,却拉着窗帘。
客厅,没有。书房,没有。厨房,没有。她的卧室,没有。厕所,没有。她的痕迹不存在这里。寒意顺着我的脊骨涌了上来。
我在厚厚的羊毛地毯上踱步,最后还是选择了进入最后一个房间——他的房间。
我一定要找到她。
很幸运,门没有锁,但一进入房间,我明显感受到了不对劲。
这里散发着她的味道,但在那之上,还有一层腐烂的味道。
她在哪?!我疯狂的在房间里奔走,想寻找她存在的证明,我的目光落到一个东西上……
不不,不可能,我全身心的拒绝着个答案。
野兽的直觉告诉我要离开,在这么待下去会有危险的。
太晚了,他已经回来了。
——真是只调皮的小猫啊,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呢?
——你是来找她的,对吧?
——那就让我告诉你答案好了。
男人笑着说,那笑容让我想到了把我遗弃的那个人。
他打开了那个东西,一个箱子。
不不不,不要,虽然早有预感,我还是不愿接受事实。
箱子里装的是她,瘦小的四肢早已不知所踪,她的身体几乎瘦了一圈,她没有穿衣服,嵌在小小的箱子里,有着一种别样的美感。
她的嘴还在动,她还活着,她想说什么。
我想要走进她,却被男人一把抱住。
——说起来,这孩子很喜欢你啊?
——永远陪着她吧,这样她就不会离开我了。
他向我伸出手来,我最后的印象就是痛苦和他疯狂的笑。

……
……
……
黑夜来临,所有东西都被照上了一层黑纱,在这个最黑暗的角落,黑猫的尸体已经腐烂,成为了苍蝇和蛆虫的乐园。
——我把你最喜欢的东西都带到这里了,黑卡,这样你就不会离开我了吧?
——黑卡,只有一句也好,和我说说话吧。
——黑卡,我爱你。
暗夜里,那个男人痴痴的笑着。
躺在箱子里的女孩目光呆滞。

评论
热度 ( 19 )

© 寂澜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