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奇暖/弹丸/凹凸厨,请称呼我为长谷部夫人,本命CP罗黑,BG+BL+GL杂食党,文画双修中,但是都很渣。

【罗黑】上帝的新娘(2)

整天写的啥破玩意,怎么可能涨粉。
上篇链接:(1)

国际惯例ooc
我就是个错字受
文笔渣的一B,矫情
大概是个修道院paro
二设多如山
假车和拉灯有,注意避雷

事实上,成为上帝的新娘还是有着好处的,比如黑卡已经从自己在教堂里的那个又小又黑的角落里搬了出来,镇长给了她一栋小楼,虽然太过破旧,但是总比原来好的多。而且那个又丑又老的主教也不会再来找自己的麻烦了,在镇子上的地位也有明显的提高。黑卡这么对自己说着,但是,内心又有些隐隐作痛。这是为什么?
出人意料的是,莉莉丝家的小少爷居然重新在镇子上住了下来,更令人意外的是,他居然还整天去教堂祈祷,并且是全镇最早的那一个。
只有罗伊斯知道,他的目的只是想要去看一眼他最喜欢的少女而已。他坐在教堂里,清晨的光给少女的侧脸勾画的各位美丽,她认真祈祷的样子,真是最美好的光景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明明只是想看一眼就变得如此苦涩,心中朦胧的感情在看到她的样子后全部聚集起来,最终结合成丑陋的伤痕。之前唾手可得的存在在失去之后才变得珍贵。对于她的感情越发的明确。罗伊斯的心这么说着,嫉妒心和对她的渴望渐渐深沉。
——爱情从最堕慢的地方开始生长,最后开出美丽又丑陋的花朵。罗伊斯渐渐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
平日里,除了到教堂里坐上个半天,罗伊斯还经常去黑卡的家里看望她,黑卡很烦突然闯入她家中的罗伊斯,毕竟罗伊斯还是她的主人,对于这种行为,黑卡也无可奈何。
“我喜欢你,黑卡。”罗伊斯这么说的时候,黑卡还在准备着今天的早餐。
“……主人,你这是什么意思?”黑卡的脑袋有点疼。
“我喜欢你,黑卡。”他又重复了一遍,眉眼温柔,溶解了一湾的深情。
“等一……”黑卡还没有把话说完,嘴就被人堵上了,接触到的只有两瓣薄唇,黑卡可以感受到男人身上的味道和温暖,令人沉沦。
这是很长的一个吻,黑卡根本记不清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时候分开的。
“我爱你,黑卡,我想和你结婚。”罗伊斯直视着她的眼睛,他的手揽着少女的腰。
“可是……”黑卡无法对上那目光,“我现在已经嫁人了。”她的手在钻戒上轻轻摩挲着。
“上帝不爱你,他爱众生,但是我爱你。”
“……”
“我知道,你也喜欢我的,对吧?”
“……是的,主人。”少女的两颊冒出了不自然的红晕,这和她平时的冰山脸格格不入。
“但是我现在还不能和您结婚。”黑卡推开了他,“毕竟镇子上的人们会说闲话的。我无法背叛我的信仰。”
“抱歉,我的主人。”她说着,眼里露出了寂寞的光。
青年笑了,他说只要能听到少女爱的话语就足以让他满意,导致少女的脸又红了。
之后的一段时间,大抵可以算得上最幸福的时光了吧,两个人之间普通的交往,像是所有的情侣一样。因为黑卡的强烈要求,不可以让别人知道,两个人在一起就好像是偷情。罗伊斯居然有点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寂寞的黑夜里,罗伊斯悄悄脱去了少女的衣服,露出了美丽而光艳的肌肤,他们之间离得很近,但是却看不清彼此的脸。他几乎疯狂的吻着她,听着她在耳边的呼吸声。她伏在他的耳边说
——主人,我们这样会被上帝发现吗?
他沉默了,不知如何回应,之后才开口道。
——不会的,因为上帝已经死了。
这是疯狂的夜,所有的一切都变的那么脆弱,比如信仰和希望。

我写的是个啥?

评论
热度 ( 11 )

© 寂澜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