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奇暖/弹丸/凹凸厨,请称呼我为长谷部夫人,本命CP罗黑,BG+BL+GL杂食党,文画双修中,但是都很渣。

【神经病医院paro】未曾知道之物【罗黑】

神经病院paro
cp是罗黑,是个病人罗伊斯X医生黑卡的设定。
小学生文笔,人物ooc注意。
逻辑很迷
心理描写,不存在的

————分割线————
    
黑卡是很抗拒做罗伊斯的主治医生的,她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差点崩溃。

主任肯定是把她的扑克脸当成了一种默认,笑着拍了她的肩,对她说工作要加油。

她现在还只是一名在心理病医院的实习医生,为什么要受这种罪。

心理病?只是精神病的另一种写法而已,据说概括范围更广一些。但事实上是为了保护精神病人的自尊而换的另一种说法。

黑卡站在610号病房门前已经十分钟了,叹了口气,还是推开了门。

罗伊斯穿着整齐的病号服,手里摆弄着3X3规格的魔方,好看的手指上下反动,但是魔方的色块还是七七八八。风从他的窗户内刮过,带来了春天的清香,纯白色的窗帘微微晃动,像是少女的裙摆。

“啊,”他惊呼,放下了手中的魔方“你就是我的新医生吗?”

他笑的像个天使,让黑卡完全不能和那个咬掉别人一只耳朵的病人联系到一起。

在这家心理病医院,罗伊斯的名气真是出名的大,据说他在这家医院刚刚成立的时候就在了,当然还有他的喜怒无常,比如前几天刚刚咬掉一个和她一样的实习生的耳朵。

看了他今天心情还不错,黑卡仔细找了个地方坐下,确定对方不会突然扑过来咬自己。

“你不用这么拘束的,”罗伊斯笑了笑,“我是不会伤害你的。那个医生只是他活该而已。”
           
黑卡看着对方,他明亮的眼睛不像是在说谎,渴慕的眼睛让她莫名联想到了大型犬。

“话说回来,小医生你真年轻啊,你多大了?”    
  
“你管这么多干什么?”

“这只是我个人的一点好奇心而已。”

“……无可奉告。”

“对了,小医生,我想吃冰糕了,你能帮我买吗?”罗伊斯说,脸上还是天真的笑。

话题是不是太跳跃了!你刚才不是还在问年龄吗!黑卡有点跟不上罗伊斯的节奏。

“不行,医院有规矩,还有我的名字是黑卡。”

“……嗯,我知道了,小医生,如果你不给我买雪糕我就不会配合你的治疗哦。”

黑卡头疼了,敢情自己不是接了个病人,而是找了个主子。

……

事实上,罗伊斯远远比她想的要麻烦多了。

这么说吧,如果罗伊斯今天没有试图逃出去,那么他一定是犯病了。

对于他来说,墙是用来翻的,规矩是用来打破的。

黑卡作为医生的职责从此由治病改成了找人。

而且还一找一个准。

她觉得自己可能更适合找人。

“小医生!”罗伊斯对此很生气“为什么你到哪都可以找到我!”

这时候的罗伊斯还在酒吧里蹦迪,黑卡就拽住了他的手,把他拉离了舞池中心。

罗伊斯后来回忆,当时的情况真是尬到不行,所有人都看着他被一个矮了一头不止的女生带走了,而且那个女生还一脸严肃,一副别人欠了她多少钱的样子。

“610号病人,按约定,你现在该吃药了。”黑卡的冰冷声音和舞厅的环境格格不入。

“好吧好吧,小医生,我想你可以去别的地方找找乐子,不要在管我了,看看有什么快活的事情可以融化你的冰山脸。”罗伊斯无奈的摆了摆手。

“如果你不想跟我回去的话,我也不会强迫你的,”黑卡顺手帮罗伊斯付清了他的所有酒水钱“但是肯定会被主任骂了……”她轻声说,小的谁都听不到。

罗伊斯有点不好意思的愣住了,之后才像是意识到什么一样,追了上去。

他的腿很长,只要两步就可以轻松的赶上她的步子。

“我……会跟你回去的。”他的脸上有几分愠色。

“为什么?”黑卡有些惊讶。

“因为我不想你被那些人骂。别一个人想不开回去受苦。”他这么说,目光温柔像是沉积着一汪清潭。

黑卡感觉对一个精神病人有点心动的自己真是个神经病。

……

好吧,黑卡试图说服自己,罗伊斯也是挺好对付的,只要像是以上的情况,他大多数时候回乖乖的跟着自己回来的。

她已经好奇很久了,为什么他总能找到不同的地方逃出去,而且还不带重样的。

她问过罗伊斯,后者只是笑嘻嘻的坐在病床上,又打开了一盒焦糖布丁:“小医生,你过来一点,”黑卡向他的方向靠了靠。

他轻伏在她肩头,温热的呼吸铺撒在颈间,黑卡听见他说:

“那是因为……这家医院是我开的啊!”

黑卡差点一个巴掌扇了过去。

果然不能相信他的话,黑卡试着自己去找答案,比如读一读罗伊斯的病案分析,这样就可以多了解他了,至少从书面上。

办公室的空调吹的人有点冷,当黑卡翻开罗伊斯的简介的时候,到吸了一口凉气。

他的简介很厚,真的,堪比一本字典了。有些书页已经泛黄,显示出时间的痕迹。

黑卡顺着书脊查了查,18个,这代表着罗伊斯至少在这里住了18年了。

而且这些资料大多都是记载罗伊斯是如何逃出医院,如何不接受治疗,还有关于他伤害医生的事情。

没有关于任何他本人的资料,他的年龄,过去,喜好,发病时候的状况,甚至连他的病名是什么都没有说。

她去问了主任,黑发挑染的男人想了想,说:“我也不是很清楚,610号病人在我入职前就在这里了,关于他的资料,我想应该是太久所以丢了吧。”

“……是吗……”黑卡低语着,走进了610号诊室,那里,那个男人还是笑着。

但是看着他的笑,她却不知道这笑容背后的秘密。黑卡的脑子里乱乱的。

“哟,小医生,东西买回来了吗?”穿着病号服的他笑着打了招呼。

黑卡没有理他,一时间有点恍惚。

“小医生,你今天怎么不理我?”

“……啊,没什么……”黑卡想要岔开话题。

“……”对方也沉默着,空气十分尴尬,只剩空调的运作声。

“小医生……”他说“你是不是看了我的病例。”

她没有点头也没有回答。

“小医生,”他又说“你想不想听故事……”

黑卡抬起头,看到对方的眼,那真是漂亮的碧瞳,呈着复杂又难懂的情感,难以琢磨。

“嗯。”她点了头。

罗伊斯没有笑,以一种奇怪的严肃的口吻说。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可怜的男孩和他的姐姐。他们被亲戚收养。对方想娶姐姐,但她拒绝,之后就因为“意外”失踪。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只知道收养他的人死于大火,他的姐姐也消失不见。人们都说他疯了,因为是他亲手把房子烧掉的。

当时的小男孩相当无措,他甚至不能记起自己是如何活着的,人们说他疯了,他就进入到了心理病医院了。

他比自己想象中的更能适应这个地方。一转眼,男孩就已经在这里生活了18年。

“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小医生。”罗伊斯笑了“那个男孩就是我。”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呆了18年?”

“为什么呢,我也很奇怪。”罗伊斯开始继续讲着他的故事。

男孩总是因为寂寞,偷偷溜出去玩,开始总是很开心的,因为新鲜的事物会让他忘记一切。但男孩内心开始变得空虚,他找不到自己的地方。
外面的一切,都很有趣,不属于他。

有一次,男孩想着,再也不要回到那个地方好了,自己有多远就走多远。

他走了好久,最后在一个房子前停下了,那栋房子是之前的亲戚的房子,但是现在已经变成了废墟。

他很慌乱,立即跑回了医院,他自己都不太清楚为什么要这样做,只是在医院的病床上哭了。

“我不知道我会去哪里,哪里又属于我。”罗伊斯抱紧了自己,一个大男人在病床上缩成一团,看上去有点可笑。

“放心吧,我会治好你的。”
一直沉默着的她这么说着“如果你不知道去哪的话,我会给你一个去处的。”

他的眼有点亮了,拉着她的手,轻轻放在心口的位置 。

黑卡可以清楚的感到对方的心跳和呼吸,她抬头,正好迎上对方的视线。

“小医生,谢谢你。”他说,漂亮的睫毛撒下一片的阴影,深蓝色的眸子似折射着光。

黑卡真想给不自主心动对对方的自己一个巴掌。

“所以,你的那句话 我可以当做是求婚吗?”罗伊斯依然笑着。

黑卡觉得还是扇到罗伊斯脸上比较好。

几个月后,罗伊斯终于出院了,其他病友表示本院就这么失去了一位镇院之宝。

出院的那天,是黑卡来接的他。

罗伊斯悄悄对黑卡说:“小医生,其实我根本没疯过。真的。”

黑卡想了想,也趴在对方耳边说:“我知道,真的。”

一点衍生物

“小医生,我们结婚好不好?”
“不可以。”
“为什么?”
“因为在医院是不能结婚的吧。”

评论
热度 ( 14 )

© 寂澜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