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奇暖/弹丸/凹凸厨,请称呼我为长谷部夫人,本命CP罗黑,BG+BL+GL杂食党,文画双修中,但是都很渣。

【罗黑】距离感

人物ooc注意
文笔渣 超级矫情
私设多如山系列
注意避雷

罗伊斯自己也不清楚什么时候喜欢上黑卡的。
可能是他和她相遇的时候,也可能是在时间流逝的缝隙间,无意识的依赖和信任最后变成了爱慕之情。
他经常会自觉回忆起关于黑卡的事情,即使她不在他的身边。
比如她喜欢甜的东西,比如她喜欢小动物,当然还有她的冰山脸和笑颜。
这些东西琐碎而无用,但是他还是视若珍宝。如果比喻的话,这些东西就是奶油上的裱花,甜蜜而复杂。
罗伊斯突然想起关于她的一件小事,但却充满了黑巧克力的味道。
大概是他十五岁生日的时候的事情,皇宫里如同往年一样,为他开办了一个舞会。
所有的贵族少女换上了最好看的舞裙,想要和王子陛下跳一支舞。
但他却对黑卡说,他今年的舞伴就是她了。
黑卡愣了愣,反问他是不是在开玩笑,并郑重的拒绝了他。
她说,主人,我只不过是您的侍卫而已,没有权利去参加那样的舞会。您应该有更好的选择才对。
罗伊斯当然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就去放弃,他还是在舞会的那天为她送上了舞裙。
她穿着那样的衣服一定很漂亮,他这样想着,因为那是为了她定做的衣服。
结果那天晚上,时钟的分针和时针又重合到了一起,但是他的舞伴还是没有来。
罗伊斯只好和其他几个贵族小姐草草应付了事。
这样的事情对于一个小孩子可能还太早了,黑卡可能只是因为害羞躲在那个角落而已,他这样安慰着自己。
但是一直等到结束,他还是找不到她。
第二天他就去质问她,为什么要逃掉他的舞会。
黑卡支吾了一会儿,说是自己的舞裙被剪坏了,自己只能待在后厨帮忙。
罗伊斯记得当时自己真的和黑卡差点吵起来,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生那么大的气,他现在只想扇死过去的自己。
好像是从那之后,不知道是他的错觉还是什么,黑卡和他之间的距离就开始变得微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开始有了一种奇怪的平衡。
就好像黑卡故意把握着和他之间的距离一样。

黑卡其实内心很嫌罗伊斯麻烦。
她的主人明明比她大了六岁,但是总感觉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他会自己偷偷跑出去,给她的工作增加不必要的工作量。还有时候会提出一些无理的要求。
比如在她还很小的时候,她还记得罗伊斯邀请她做他的舞伴。
黑卡真是搞不懂主人的想法,她不清楚自己到底有什么优点,值得他一个人留恋的。
于是她就郑重的拒绝了罗伊斯,让舞会的主人和一个比他小六岁的侍卫跳舞,太过丢人了。
但黑卡早知道罗伊斯不会这么简单的放弃的。所以说当她看到罗伊斯送来舞裙的那一刻,并没有太过惊讶。
和她的头发一样的深蓝色的舞裙,还有上面点缀的点点碎钻,她当时想着,即使是童话里公主殿下的那件用金丝制成的裙子,也比不上这样的美丽了。
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还是犹豫着。
从接到娜娜莉女王的命令的那一刻起,她就注定是他的仆人。
就好像是主人和他饲养的狗之间的关系一样。
你能想象出来主人与狗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吗?当然不可以。
黑卡叹息着,最终还是脱下了那件衣服,因为那不是属于她的东西。
她感觉自己拿剪刀的手依然颤抖,她还是将那件衣服剪的破破烂烂。
这样她就有借口对罗伊斯保持沉默。
对她来讲,主人的偏爱是她不应该得到的东西,她只要做好自己本职的工作就行了。
罗伊斯跑来询问她为什么没有来的时候,她也无法反驳什么,只是向他展示了已经破损的舞裙。
黑卡现在也记得罗伊斯当时失望的表情,他的眼神告诉她,他是真的失望到了极点,他对她抱有的期望不是假的,她对于他而言,真的十分重要。
她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改变了,悄悄的,不留声息的改变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之后凡事罗伊斯的东西,她都会尽可能的拒绝。因为她只是主人的侍卫而已,得到的东西,是她不该拥有之物。
但她还是无法否定得到他的礼物的时候的内心的欢愉。
她也开始渐渐感觉到,自己真正的心情到底是怎么样子的,但越是这样,她就越在意她和罗伊斯之间的距离。
如果这份心情一旦得到的确认,她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她的肉体咒骂着这该死的爱情,但是灵魂却紧紧以此为生。
她和他只是最普通的主仆关系,永远都不会有改变。
她只希望罗伊斯不要跨越自己和他之间的那条线,永远不要,虽然只需要一句话就可以将他们之间的线碾得粉碎。

但是现在,她可以清晰的听到他说出来了那句话,那句可以把一切都破坏掉的话语。
她想阻止他,但是已经太晚了。
罗伊斯说
“黑卡,我爱你。”

评论 ( 1 )
热度 ( 18 )

© 寂澜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