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画好多美好的少女和最喜爱的他们

【罗黑】博物馆

意识流  看的懂看不懂对脑电波
人物ooc有  剧情猜想有
伪文艺 贼矫情
第一人称+原创人物  幼年罗伊斯有

我是在夕阳亲吻着地平线的时候,来到那家私人博物馆的。
“您好,是约好的客人吗?”那个男孩站在门口的梧桐树下。笑着问我。
他有着一头金色的头发,像五月的阳光那样耀眼,眼睛像雨后的天空那么碧蓝。我见到他第一面就在想,啊,这孩子是属于天空的,是天使。
“是的。”我向他行礼。
“那么,按照约定,我会向您展示我的藏品的。”少年鞠躬四十五度,推开了尘封的大门。
这里说是私人博物馆,但真的很小,仅仅是转弯处的一栋小房子。
室内堆了很多很多东西,我不得不感叹,这个少年的收藏真的很多。
从满坠宝石的裙子到珍稀的瓷器,这些都是少年的展品,还有叫不上来名字的美丽的画。一路上,做为女性的我不禁连连感叹。只是它们堆放的乱七八糟的,使我感到十分可惜。
少年突然停下脚步,从一团乱麻的首饰盒里挑出来一条项链,小跑两步走到我的面前。踮起脚帮我带上。
“果然,小姐带这条蛋白石项链很好看呢。”他笑着对我说,我的耳根有些发烫“送给你了。但是不要误会,我不是因为对客人抱有某种感情才送给你的。因为你带这条项链很好看。”
“不行,这份礼物太过贵重了。”
“我啊,喜欢美丽的事物。”他认真的地说“准确来说,我喜欢所有美丽的事物,所以我开始收集,开了一个这么一个的博物馆。”
“但是你把你爱着的东西送给了我。”
“呵呵呵,”他笑了“那条项链如果我自己拿着,它的美丽就远远不及被小姐带着的时候了。”
我觉得他是一个很怪异的人,一边说着爱一边又毫不犹豫的舍弃,强调这些藏品对他的重要,但是又随意摆放。
这种诡异在当我看到那个娃娃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在一地的凌乱里,只有一个桌子是被人保养好的。桌子上放着一只洋娃娃。现在像这样用陶瓷烧制的娃娃已经不常见了,我拿起它微微打量着。
这是一个算不上好看的洋娃娃,她没有粉嫩的裙摆,穿的是黑色的裙子,脸上也没有笑,板着一张脸让人很不舒服。娃娃已经有点破了,我可以听到她身体发出来的吱吱声。
我抚摸着娃娃,她的背后很明显有一道裂痕,虽然已经被人修补了,用手指还是可以感受出来。
就是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娃娃,被放着一堆光鲜亮丽的宝石之间,形成了巨大的对比。
“客人请放下那个。”少年严肃地说,他的眼睛里有了怒意“别的展品都是随意摸的。只有这个不行。”
我只好把那个娃娃放回了花朵与宝石之中。
少年指了指一扇布满花朵和珍珠的门:“接下来的展品,有些客人说了看了有点不适,您还要参观吗?”
我点了点头,还有什么比刚才那个娃娃更诡异的。
房间里贴满了画,到处都是画,甚至天花板上都有画。没有一件东西。
画上都只有一个女孩子,我认出来她就是外面那个人偶的原型。
我看到有一张画,画了一个年幼的她,她全身是血,手里拿着两把匕首。目光紧紧的盯着画外。这是一张让人感到压抑的画。
她几乎不笑,每一张画都只能看到她板着脸。有几张画,少女的脸被涂黑了,但我能隐约感受,她是笑着的。
“这里美吗?”少年问我。
眼前的景色太过诡异,我无法说谎。
“你也觉得不漂亮吧,还有外面那个娃娃。但是她们是我最最最重要的藏品。”
“我爱她,不是在撒谎。这些都是我和她在一起的回忆,所以才会如此珍重。”
“那么,你为什么不把她也作为你的藏品。”刚说完这句话,我觉得我疯了。
“如果她变成了我的东西,我就感觉她就不是我爱的那个美丽的她了,变得不那么美丽了。就好像小姐和那串项链一样。如果我表白了,我们之间一定有什么将要改变。”
“我害怕这种改变,我也不想失去,在永久的拥有和永久的放弃之间徘徊的我只能选择了把她暂时留在我身边,因为我找了个狡猾的理由。她很长时间都无法离开我。”
“我无数次想把她搂入怀里,向她倾诉我的情感,和她心意相通。但是都失败了。”
“我无法做到迎接被拒绝的现实,我觉得她可能喜欢我,也有可能拒绝我。像是薛定谔的猫一样。但一想,她会拒绝我的感情,我的身体和灵魂都好像至于地狱。我能做的,只有尽我一切去占有她,在不越线的情况下。”
“我是一个很奇怪的人吧?”他说。
我无法否认也无法赞同,只能呆在原地。
我回去的时候,天黑了,我回头看那个少年,他站在树下,保持着我过来时的样子。
他在等待下一个客人。我想。

评论 ( 1 )
热度 ( 22 )

© 阿阿阿阿阿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