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奇暖/弹丸/凹凸厨,请称呼我为长谷部夫人,本命CP罗黑,BG+BL+GL杂食党,文画双修中,但是都很渣。

【杀手paro】不要温顺的走向那个良夜【罗黑】

一个突然的脑洞。
放飞自我之作。
人物严重OOC。
感觉完全没人看系列。
文笔渣成狗。
二设一大堆。

——————————分割线君—————————

是夜,是带着美酒与金钱的气息的疯狂之夜。在这华丽的唐纳德大庄园中更是如此,这是富豪们的狂欢,他们在金色的舞池中肆意,在觥筹交错中迷离。
你问今天是什么日子?今天什么都不是,要知道,唐纳德庄园的女主人奢侈成性。对于她而言,每晚疯狂的派对可是生活的必须品。
可是,今天美丽的女主人苏菲一反常态,她没有去舞会里与他人热舞,正坐在她的闺房中,透过静静的望着远方。但是她不断颤抖的双手暴露了她内心的紧张。
“失礼了,夫人。”随着“吱呀——”的开门声,走进来的是一名端正的青年。
“我很抱歉,我来迟了。”青年微笑着说,他漂亮的金发在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但依然无法掩盖他脸上温柔的笑。
“哦,没关系”女主人急忙起身,迎向了青年“亲爱的罗伊斯,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我知道了,我的夫人,我也很想你。”青年的眼中流露出一丝忧伤,让他的看上去更加诱人了。
“那么,今天你又有什么好东西呢?”苏菲微笑着说。
罗伊斯紧了紧他的手套,打开自己随身携带的小箱子。
这是一个不大的盒子,但是如果放在行家的面前,他一定发出惊叹。因为这个盒子的价值足以买下半个庄园了。
罗伊斯修长的手指在盒子里轻轻翻找,最后才在女人期盼的目光下拿出一条项链。通透的水晶被打磨成了水滴的形状,配上碎银的装饰,仿佛就是天使落下的眼泪。
“夫人,我觉得这条项链非常符合您的气质。”罗伊斯把项链握着手中“如果您带上它,那么今晚的女王一定是您。”
“天哪,我的心肝,为什么你总能这么懂我?”
“承蒙厚爱。”青年弯下腰,轻轻的帮女人带上了项链。
女人温柔的把玩着项链,眼中含情脉脉,望向青年“我想要的永远不是项链,而是你啊。”
“你也懂得吧?我的罗伊斯。”美丽的女主人站起身来,攀上了青年的双臂。
她闭上了双眼,纤长的眉毛在微微颤抖。她的双唇迎了过去,就差一个来自对方的轻吻了。
青年微微一笑,一把搂过女人的腰,然后用一颗子弹回应了女人的吻。
随着一声微弱的轻声,女人感到了腹部的剧痛,她的身子重重的跌落,代表生命的温热的液体从她的伤口中溜出,把纯白的舞裙染成了鲜红色。
“啧,”罗伊斯以一种轻蔑的眼神看着女人的尸体“对不起啊,这位夫人,我并没有亲吻碧池的爱好,特别是你这种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玩弄过的身体。”
他从口袋里拿出白色手帕,擦掉了粘在脸上的血污。
“像你这种女人,连给我提鞋的份都算不上。”
黑暗的走廊里突兀的传来了脚步声,罗伊斯并没有诧异,而是站在原地静静地等着。
“呦,这不是我最最最可爱的黑卡吗”罗伊斯笑着迎了过去。想要给对方一个熊抱。“听我说听我说,刚才的那个老女人一直想要去揩我油,这时候就需要你这种美丽而年轻的少女来治愈我了。”
“主人你也太慢了”深蓝色秀发的少女抱怨道,一个闪身躲掉了对方的熊抱。“还有,你身上好脏。”
“等一下,”罗伊斯打量着面前的少女,“你怎么穿的是男装?”
“一言难尽,主人。”黑卡松了送自己的领带。
本来黑卡就长得十分英气,冷漠的脸外加一身修身西装使她整个人都散发着禁欲的气息,微长的秀发被扎起,露出白皙的后颈。除去有点矮,她看上去真的和别的男生一样帅气。
“既然办完事了,那么快点走吧,主人。”黑卡说“我已经确认好了路线。东西我也拿到了。”
“黑卡。”
“怎么了,主人。”
“你穿男装的样子也很可爱的。”
“……你想说的就这些吗?”
“不是,我只是感叹一下,对了你找到线索了吗?”
“没有,主人,这里没有娜娜莉的一丝痕迹。我们上当了。”
“……真是奇怪啊。”罗伊斯苦恼的挠了挠头“为什么哪里都找不到姐姐。”
“以后这种危险的事,我可以一个人完成,主人,毕竟保护您是我的使命。”
“好了,别说了,快点走吧。”罗伊斯蛮横的拉起黑卡的手,“以后不要说这种话了,姐姐的失踪也有我的一份责任,你不必自责,你要做的不是保护我……”
青年顿了顿,“而是留在我的身边支持我。”
少女冰冷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意。
“好的,主人。”她如此回答道。

讲真这两天我一直沉迷于腹黑罗和男装黑的设定。这对超级好吃啊啊啊啊。他们是世界的财富啊啊啊。
坐等阿官打脸。
如果有小可爱喜欢,大概还会继续写下去的。

评论 ( 2 )
热度 ( 15 )

© 寂澜桑 | Powered by LOFTER